2017年4月23日 星期日

浮息優先股的選擇

小妹以前提過的優先股, 皆是每年派四次息的定息(fixed rate)產品。自追風兄分享C.PRN這種浮息(floating rate)優先股後, 我便揾下其他類似的美銀優先股。

時間所限, 我暫找到Wells Fargo, Citibank及Morgan Stanley的浮息優先股:

Wells Fargo: 
WFC.PRQ, WFC.PRR

Citibank: 
C.PRJ, C.PRK, C.PRN

Morgan Stanley: 
MS.PRE, MS.PRF, MS.PRI

(*註: 我個人不喜歡trading below par的優先股, 所以價格低迷者如Bank of America的BAC.PRE、BML.PRG及BML.PRH, 本文不會提及。

另外, 我亦撇除“存活率過低”的銀行, 如Bank of New York Mellon Corp。佢出過三隻優先股, 但就call走咗兩隻, 確實令“僅存”的BK.PRC持有者擔心。)

以最新季度2017 Quarter 1比較, 它們派息的數據如下(由大至細):

C.PRN (0.459)
C.PRJ (0.445)
MS.PRE (0.445)
C.PRK (0.430)
MS.PRF (0.430)
WFC.PRR (0.414)
MS.PRI (0.398)
WFC.PRQ (0.366)

在預期加息的環境中, 浮息的優先股, 無疑比同一企業的定息產品, 有更大的彈性。但以實際回報來説, 哪個的表現好些?

用Dividend Channel的網頁功能, 我們可比較同一企業的定息及浮息優先股:

先登入以下網頁:
https://www.dividendchannel.com

在首頁的search bar中, 先輸入浮息優先股名稱“C.PRN”, 再按右邊的按扭“Get Quote & Dividend History”。 


畫面更新後, 先找頁面右角的“C.PRN-Performance”。調教好日期後, 在“Compare to:”欄中, 輸入另一定息優先股名稱“C.PRP”, 再按最下面的“Chart $10K invested in C.PRN”。


由於加息年期的不同, set不同的time  frame, 便會有不同的結果。如下面兩圖所示, 從2008年至今, C.PRP(定息股)的表現, 好過C.PRN(浮息股); 但從2015年至今, 兩者的表現則剛好掉轉。

(2008-2017)

(2015-2017)

畢竟, FED的加息變動, 並非普通散户可預知。如散户對個別企業的優秀股感興趣, 不妨在其定息股及浮息股中, 各選一隻價格、派息及近年回報最佳的candidate。

睇到嚟度, 可能大家會話: 既然HSBC與Royal Bank of Scotland有年息近8厘、又不用扣30% withstanding tax的優先股, 點解仲要吼哋扣股息税、兼加息後都未必有8厘dividend的美銀優先股?

我的理解是: 價格穩定、派息豐厚的優先股, 市場上並非有太多選擇。作為資產分配, diversify一下優先股的公司數量, 是明智决定。而且, 我個人喜用美銀優先股作少許“hedging”。比方説, 如我long緊普通股MS, 但又膽心市場的牛熊變化, 那同時入股MS.PRI, 便可在跌市時作避風港之用。

既然樓宇H按、IB借貸率等也是以浮息計算, 那在個人portfolio内, 分配些許資金在浮息優先股上, 亦是合理的做法。當然, 市面上的優先股質素良莠不齊, 謹慎挑選是必須的。

大家對浮息/定息的理財産品, 有什麼看法呢?不妨留言分享一下:)

2017年4月15日 星期六

淺談軍火股

最近小妹在NOW台看過電影《鋼鋸嶺》(Hacksaw Ridge) , 内容以二戰美國軍醫 Desmond Doss的事迹改編而成。反戰者Desmond參軍後, 卻因信仰而拒絕持械或殺人。這使他成為眾人的笑柄, 其後更遭起訴。然而,在美日戰爆發時, 他連夜逗留在鋼鋸嶺, 以繩索逐一運送受傷的戰友, 遞到山崖下的美軍基地。最終, 他拯救了超過七十五名戰友的生命。

這是少數令我想睇多次的電影, 更有點Mel Gibson當年做《Braveheart》的影子。驟睇戲名, 佢好似冇其他戰爭片咁“出位”, 搞到班“標題黨觀眾”走寶。下次改哋乜《雷霆軍醫》或《末世俠醫》之類的名, 先吸引到港豬㗎嘛XD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入番正題, 近期Trump的軍事行動, 令大家關心戰爭的可能性。所以, 我今次也找來美國五大軍工股, 作為比較: RTN(Raytheon Company)、GD(General Dynamics)、NOC(Northrop Grumman)、BA(Boeing)、LMT(Lockheed Martin Corporation)。

RTN: 製造導彈、雷達、導彈防御系統等。
GD: 製造坦克、潛艇、彈藥等。
NOC: 製造戰機、導彈、偵查系統等。
BA: 製造軍機、導彈、發射系統等。
LMT: 製造軍用衞星、偵查機、航天系統等。

此文主要針對股價, 至於各公司的詳細業務, 大家可參考網址: http://www.mg21.com/tag/美国5大军火商/

用番以前的metrics, 五間公司的粗略比較如下:

SCTR 動勢排名: BA(95.4)>GD(87.7)>RTN(61.8)>LMT(74.3)>NOC(60.9)

Relative Strength:
LMT>NOC>GD>BA>RTN

Earnings Per Share(2016 fiscal year):
LMT(17.49)>NOC(12.19)>GD(9.52)>BA(7.61)>RTN(7.44)

Profit Margin(quarterly):
GD(9.68%)>RTN(8.72%)>NOC(8.21%)>LMT(7.18%)>BA(7%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用番上文提及的VCR pattern, 套落此五股上, 只有GD及RTN近三月的表現較有可能。但經風兄提醒, 要睇埋三隻“白武士”及成交量後, 我就决定按兵不動。但值得一提的是, 身為“邪惡股”的軍火股, 在4月12日美國襲擊敍利亞時, 竟然全線上升。
(RTN) (GD)

至於Cup and Handle Pattern, Seeking Alpha則有作者指出GLD近期呈此形勢。然而, 我覺得佢太過hindsight bias...只要杯柄形成部分時, 一跌穿支持位, 成個圖就變咗係“雙頂”上唔到去, 之後倒跌番。

一般來說, 散户用唔着太多metrics。你問我係咪每次見到SMA的死亡交叉, 就立即沽貨, 咁又唔一定嘅。對不同類型的股票, 我的止賺/止蝕模式, 可以非常唔同。散户除了參考别人的投資策略, 亦需建立自己的理念及機制, 不斷與時並進。

大家對軍火股有什麼看法? 尤其是軍事迷, 不妨留言分享下心得吧。謝謝:)

2017年4月5日 星期三

VCP的迷思+港台小錄音

最近續看Mark Minervini的書, 提及散户可按price contraction及volume, 來决定入貨時機。個人而言, 暫時仍有迷思, 决定撰文和大家討論一下:

這個名為“Volatility Contraction Pattern” (簡稱VCP)的東東, 意指股價在上下波動期間, 每次下跌的%, 都要愈來愈細(如下圖的31%, 17%, 8%, 及3%); 再配合此時期的交易量, 也要愈來愈低。 

Mark Minervini引用supply和demand的原理: 大户在儲貨的時候, 該股在市場上的供應會愈來愈少; 當供應減少, 便促使股價向上升。即使股價經歷corrections, 跌幅也會愈來愈窄, 且有動力很快回彈。

原理不難明白, 但即使喺virtual trade嘗試時, 我亦發覺以下的難題:

1) Volatility Contraction Pattern的“波浪圖”, 可以有好多個款。假如散户只想短炒個股, 咁要等佢兜多個“圈”, 股價才會上升? 

如下圖所示, 最左面的“1T”圖, 上下波幅差不多, 且定期有升跌。那分段在低位入, 應比用VCP更簡單吧。

2) 應用VCP時, 在最後一次跌幅後/迎接股價升潮前, 應會吸引大手的交易量。

但對散户來説, 如消息不靈通, 是難以知道: 這巨大的volume transaction, 是因為大户在股價爆升前入貨? 還是股價即將暴跌, 所以大户趕住走貨?

VCP的圖表較像hindsight bias, 如非事過境遷, 否則你不會知道它的尾端在哪。

當然, 待個股有huge volume伴隨price surge後, 散户才跟住買, 是最輕鬆的。只是, 獲得的利潤, 就比不上在VCP完結前入貨了。

看看下圖的Apple, 在今年2月突升期(由122元至130元)前, 它在1-2月曾有數次price contractions, 但估佢係咪VCP, 又好似費神咗哋?!

本人愚鈍, 未能完全理解VCP。最少, 是我未有信心跟隨。如大家有意見及糾正之處, 請不吝分享。衷心感謝!

*PS: 小妹認同個股的fundamentals十分重要, 但我不擅寫基本分析, 所以多採用圖表及技術分析。當然, 散户對兩樣都熟稔的話, 就更好啦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另香港電台“RTHK Radio 3”的節目“Money Talk Extra”, 揾咗我做5分鐘的錄音, 主要是俾意見另一位freelancer。

我講得不太好, 但如大家有興趣, 節目於周六(4月8日), 在港台第3台, 上午8:30播放。

節目重温, 可在此聽番: (謝謝狸貓太子兄及塘人兄幫忙搜索)
http://www.rthk.hk/radio/radio3/programme/money_talk_extra


能得到大家精神上的支持, 我已很高興的了。畢竟, 我並非持牌專家。幸好, 今次只屬交流性質。 而我, 當然亦極支持任何免費分享正面財務資訊的頻道。

謝謝節目主持Peter Lewis, 及安排錄音的Jimmy Lam。順祝你們愈來愈多聽眾!

2017年3月24日 星期五

美科技股FANG與大市比較

小妹閒時愛煲電影及劇集, 所以家中的NOW台及Netflix都是長開的。今次, 我就講下相關股票吧。由於8號仔已有不少評論分享過, 那我便選美國的4大科技股“FANG”(Facebook, Amazon, Netflix, Google), 作為與大市比較的對象。

Mark Minervini在他的著作中, 曾分析過Leaders(領袖)、Sector(板塊)、Market(市場)及Laggards(滯後者)的表現。


Leaders(領袖)乃強勢的企業個股。規模較大、股價接連有十位至百位數%增長的公司, 可帶動所屬Sector(板塊)的升幅; Sector被帶摯後, 會令行業内的同儕受惠; 在良好的連鎖反應下, Market(市場)也會得益; 而表現弱勢的Laggards, 則是升浪的最後得益者。

Leaders的大户資金, 會在大市轉勢前流走。相反, 這時Laggards的升幅才姍姍來遲。常言道: 雞犬皆升之際, 當2/3線股也無厘頭地升, 牛三便快完結了。

應用同一道理, 我們可看各科技股, 與其Sector股(eg.XLK)及大市指標(eg.Nasdaq)的比較。可惜大部份網站, 都不容許同一圖表内有多個股價/指數重疊。

最後, 我揾到 preferredstockchannel.com幫手。 雖然“FANG”並非優先股...

(NFLX) (FB)

(AMZN)  (GOOG)

衡量“FANG”近五年來的走勢, 每隻都有百位數%的漲幅。相比之下, XLK、Nasdaq、DOW和S&P50的升幅, 無一是過百%的。近年本港的恆指及騰訊股走勢, 也有異工同曲之妙。

在大市仍低迷的2013-14年間, “FANG”已先拔頭籌, 率先進入advancing stage(即上升期)。

NFLX逾700%的增幅, 彷佛將另外幾條indicators壓成一條平線。當我用SCTR line比較後, NFLX的momentum分為97, 的確拋離了升幅最低的Google(其SCTR分為33.2)。

看完五年來的trend, 不如看看佢哋近期的表現? RSI、10天及40天移動線, 都是散户常用的好幫手。


就如上圖所示, 個股的RSI, 在牛市中大多維持在50以上, 是正常表現; 假如跌穿50, 便屬回調; 跌至40以下的, 個股應有頗大的跌幅了。而10天移動線, 當然是高於40天移動線、並有擴闊跡象為佳。

因我的基本分析不太好, 所以文章都是偏向用technicals, 但其實兩者都很重要。希望有心的網友, 會去morningstar等網頁, 先找尋個股的基本資料, 再作投資的決定!

寫到呢度, 大家有冇發現呢篇文, 同以前有咩唔同? 答案是: 今次無咗 Seeking Alpha的技術圖!

身為Seeking Alpha的忠實讀者, 我也間中留言的。但可能該網的編輯太忙, 所以有時會hea覆。

 

表面上, 編者覆我和其他人, 段嘢係一樣的。但睇真哋後, 就嚇得我即刻㩒番“follow”掣~抄人抄得多, 我也該良心發現了吧XDD

大家對科技股有何看法?不妨在此留言分享一下:)

P.S. 雖然小妹已減慢寫文的速度, 但有時也會在Google Plus做“cap圖間尺黨”。大家如有興趣, 不妨follow我吧, 謝謝:)

2017年3月14日 星期二

篩選強勢美國銀行股

趁美銀股走勢仍算牛皮, 我也打鐵趁熱講多幾隻先。美國的主流大型銀行, 主要是GS, MS, JPM, BAC, USB, BK, C及WFC。

如大家不想買XLF、KBE之類的finance etf, 而想挑選强勢的個股。那便要在芸芸銀行中, 先做篩選動作。最懶人包的做法, 就係用stockcharts.com的SCTR line功能, 初步衡量各股的動能:

以100分為滿分:
BAC: 99.4
MS: 96.9
GS: 96.6
JPM: 93.9
C: 90.5
USB: 85
WFC: 80.5
BK: 74.7

如果我唔想隻隻都買, 不如集中入BAC吧? 但技術指標嘅嘢, 散户不應只信一種。羊毛出自羊身上, 銀行股的升幅來源, 除了受惠Trump的商業放寛政策, 最重要的還是earnings, earnings和earnings。所以, 我會再引用EPS(Earnings Per Share)及NPM(Net Profit Margin)。

篇幅所限, 暫時只挑JPM、GS、BAC及MS四間銀行作比較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EPS强調每股的稅後利潤, 比率越高, 所創造的盈利就越多。在nasdaq.com, 可找到JPM、GS、BAC及MS四間銀行的quarterly EPS。按下圖的比較結果: JPM的上升速度最快, 拋離consensus的預測, 亦愈來愈遠。其賺錢利潤, 應勝過在SCTR line攞近“滿分”的BAC。

 

睇完quarterly EPS, 我們可比較它們近幾年的annual EPS:

2016←2015←2014←2013的EPS幅度變化:

JPM: 3.2% ← 13.4% ← 21.9% ← 16.5% 

BAC: 14.5% ← 212% ← -53.3% ← 260%

MS: 0.69% ← 81% ← 17.6% ← N/A*

GS: 34.2% ← -28.9% ← 10.4% ← 9.41%

(*因MS當年的EPS為負數-0.02, 所以不能作分母的基數來計算)

跟據Mark Minervini的分享, 應找有“EPS大突破”的股票, 因預期最少下一季度的升勢仍可持續。但呢個方法, 配落走勢較erratic的銀行股度, 又好似唔太合適。只能說, JPM連續幾年保持EPS上升、無負過數, 已算不簡單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之後, 我們到ycharts.com尋找個股的NPM(Net Profit Margin)。NPM反映每元的銷售收入, 所帶來的淨利潤, 亦顯示銷售收入的盈利水平。如某股的年度及季度NPM, 皆呈上升趨勢, 那便是正面的訊號。大家可參考下圖MS的歴史數據:

比較完四間銀行後, 只有GS是近五年内未負過數的。

好奇一諗, 近期被Guggenheim調升至180元目標價的Apple, 其NPM又係點呢? 從下圖可見, 原來已連續13年冇負過數: 

銀行嘛, 唔幫襯呢間, 仲有其他大把選擇; 但對Apple死忠粉絲來説, 冇得買iPhone, 都唔肯“退而求其次”撰Samsung的。所以, 有價值派分析員認為Apple具“護城河”及“安全邊際”, 亦非没有道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小妹雖已是頽寫, 但有好嘢都會和大家分享。謹此cap上最新的版塊輪動圖:
 
(source: seekingalpha.com)

𧗾量股票的基本/技術方法實在太多, 惟散户覺得最啱用的, 通常只有某幾隻。正如全職炒股者, 總有一兩招必殺技, 唔會乜都試一餐吧!

大家有特別喜歡的本地/海外銀行股嗎? 不妨在此分享一下吧:)

2017年3月3日 星期五

探測進入牛三的股票

我在前文“評巴菲特新入的三隻航空股”内, 曾提及過Mark Minervini著作的《Trade like a Stock Market Wizard》。書中描述大部分的股票, 都會經歷stage 1至stage 4的興衰階段。

而stage 3的distribution, 則指出股票乏力向上, 牛三的衝勁已達強弩之末。

簡單而言, stage 3的distribution的特質如下:

a)  “200天移動平均線”已失去上升動力, 甚至下跌;
b) 股價在 “200天移動平均線”附近, 上下擺動, 軌跡混亂;
c) 自stage 2以來, 股價出現了最大的單日下跌, 和最大的單周下跌。

以下圖的Disney股票為例, 它在2015-2016年間, 正處於stage 3的distribution。股價雙頂後都上唔到去, 其實散户都應識趣走人!

(source: aastocks.com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CAPE(周期調整市盈率), 用經過通脹調整的過去10年的平均盈利來作為計算P/E中的E, 又把經過通貨膨脹調整之後的股價作為計算P/E中的P。

由於它同時對盈利和股價進行了通脹調整, 所以更能反映整體的股市, 是否已被高估。

下圖中, 可見今年的數據為28.54, 比歴史中位數的15.64, 高出超過80%。上次達至高位的年份, 正是1929年及1999年。熊市的濳伏, 令投資者更不能掉以輕心。

(source: seekingalpha.com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巴菲特在2001年, 向Fortune Magazine表示“Market Cap to GDP”是一個合適的指標。自此, 大家便改稱它為“Buffett Indicator”, 用作量度股值的水分。

“Market cap” 意指Wilshire 5000(美國公共股的廣泛指標); 而“GDP”則是nominal GDP。

下圖中, 可見今年的比例為122.5%, 比歴史中位數的78.56%, 高出接近六成。指標愈迫近1999年的高位, 股票便愈被高估得過份。

(source: dshort.com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股票的交易量, 也是重點。每次個股急升前, 也會有大户買入; 同樣, 每次個股急跌前, 也會有大户賣出。

下圖中, 美股BAC於2016年11月時, 曾出現大手買入, 紅色棍(代表股價上升)的長度明顯增加。 其後, 便迎來股價由17元升至20多元的增幅。

(source: aastocks.com)

然而, 若個股突然向上飆升, 令圖表中的股價線出現斷口時, 大家便需注意。那是散户為了高追個股, 不惜大撒千金追貨。這時, 大户便可賣股獲利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小妹現時公私兩忙, 文章題材又冗長重疊, 未來可能會減少發文。

做一位懂思考的讀者, 勝於做一個要求低的blogger。謹此, 我想預留多些進修的空間。再次感謝各位的支持及耐心!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大家會如何衡量牛三時期的股票? 不妨在此分享一下呢:)

2017年2月25日 星期六

評巴菲特新入的三隻航空股

我在前文“淺談外國銀行優先股”内, 曾提及過用hedgemind.com, 來查考金融大亨的
基金持股變化。從表中得知, 巴菲特近月入了三隻航空股, 分别為AAL(American Airlines Group), DAL(Delta Air Lines)及UAL(United Continental Holdings)。

為比較三者的强弱, 我先引用美股隊長教導的SCTR line及Relative Strength方法。

stockcharts.com内的“SCTR line”功能, 綜合了RSI、50天線、PPO-Histogram 等6項技術指標(詳情可参考: http://stockcharts.com/school/doku.php?id=chart_school:technical_indicators:sctr), 來評價個股的動能。滿分為100, 最差為0分。

在網頁輸入“AAL”後, 顯示此股的SCTR Score為74分。用同一方法, 可查出“DAL”和“UAL”的SCTR Scores, 分別為90.4及97.5。因此, UAL的短期潛力是最大的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而用Relative Strength方法, 我們則可在stockcharts.com的“Parameters”一欄内, 每次輸入兩隻股票號碼, 例如“UAL: AAL”。

圖中顯示, “UAL: AAL”的相對强度為1.62, 證明UAL處於相對的强勢。

用同一指標, 再輸入“UAL: DAL”, 得出的Relative Strength為1.49。由此可見, UAL在三者中最具優勢, 結果亦與上述的“SCTR Iine”分數相吻合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美國金融大師Mark Minervini, 在其著作《Trade like a Stock Market Wizard》内, 鼓勵散户在個股的advancing stage(即上升期)才入貨。符合這個階段的股票, 需達至以下要求:

1) 現股價高於其“200天移動平均線”;
2) “200天移動平均線”的趨勢處於上升軌;
3) “150天移動平均線”高於“200天移動平均線”;
4) 股價現行的走勢, 處於上升軌道。每次新高, 皆高於上次的位置。而股價回落時, 其低位亦高於上次的位置;
5) 短期的移動平均線, 須高於長期的移動平均線 (如 “50天移動平均線”高於“150天移動平均線”);
6) 股價上升時的成交量, 須大過股價調整回落的成交量;
7) 成交量較大的星期内, 股價上升的日子, 須多於股價下跌的日子。

一句講哂, 就係要睇uptrend。小妹篤完一輪keyboard後, 發現這三隻航空股中:

AAL不符合條件, 自它稍前由49元急跌至44元(伴隨大成交量)後, 現時仍未形成明顯的上升軌道base。

DAL在二月頭的uptrend起步較明顯, 但近日回跌, 且看它會否跌穿50元這個支持位。

UAL近三月的價格横行, 上落不大而且交投不多, 有機會過了2016年6至12月的advancing stage, 現已踏入accumulation stage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另外, 由於航空業屬Industrial類別, 我們可看看三者身處的sector ETF: XLI。 在近期的版塊輪動圖(RRG)中, 它的黄色箭咀, 正指向“weakening”的quadrant, 亦反映航空股現時的相對弱勢。如散户有意入貨, 可待XLI的箭咀返回“improving”的quadrant時, 再作考慮。
(Source: SeekingAlpha.com)

上述只是粗略的比較, 詳細的基本分析(e.g. earnings & sales, profit margins etc), 煩請網友自行Google, 再作個人决定。小妹的blog文, 並不構成任何買賣建議。

講開巴老, HBO最近推出了一套他的自傳電影《Becoming Warren Buffett》, 相信價值兄一定極感興趣! 但計我話, 巴老現持股42隻, 而美股又可逐股買賣。一位儲了幾年零用/利是錢的小朋友, 也可每股最少買一手, 嘗試模擬管理“巴郡portfolio”。到時要“Becoming Little Buffett”, 都no problem 啦XD

大家會參考基金經理/金融大亨的選股方式嗎? 不妨在此分享一下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