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3月8日 星期五

香港郵政局對各區住戶的分類(搞社會分化?)

今天在連登網內,看到這個有趣的分享(https://lihkg.com/thread/1052318/page/1 )。大意是郵政局將全港九不同類型的屋苑住戶,分拆成一個形象化的”人口統計資料表”。

根據郵局的分類條件(https://circular.hongkongpost.hk/hkpcs/premium/mosaicIndexC.htm),香港的市民,(疑似由上至下地)被歸類為AK級。除了較特殊的L類別「公僕家庭」外,其餘類別的政經身份都被”考核”一番。



籠統來說,每一個種類內,會再細分成不同的子群,並附以年齡丶職業丶教育丶經濟狀況及家庭環境等”詮釋”。

郵政人員深諳中華文化之道,所以不論是main group還是sub group,都堅持以「四字成語」命名。例子如下:

A 國際視野
A01 成就之巔 
B 都市時尚
B07 致富階梯
C 豐足成熟
C08 市區中堅
D 小康家庭
D11 城郊景緻
E 置業安居
E16 遠途職工 
F 鄉郊風情
F19 小島文風
G23 墟市工友 
H25 街坊鄰里
I30 落地生根
J33 簇新租戶
K37 邊域空巢
L 公僕家庭
M 大灣之家(Sor呢個只是我老作)

列表一出,立即傷害了一眾香港小市民的”玻璃心”。比方說,我家人素來自認為「高薪才俊」,但對照表內的demographics資料,才駭然發覺自己是「豐足成熟」與「邁向中年」的混合體。這種身分認受性的打擊,絕對打擊個人的自尊心啊!

這個列表的原意,是為了方便郵局分類信件?還是當成市場研究賣俾廣告公司?這就不得而知了。在我眼中,郵局對社會各階層的描繪尚算客觀,除了一些得啖笑的興趣投射外(如「都市時尚」住戶喜愛的讀物:是英文版「亞洲華爾街日報」及「經濟學人」。)對不少媒體丶廣告與傳播行業未來說,這類demographic data,向來有極大的參考價值。

然而,引用埋詳細的屋苑名稱,我就覺得標籤的意味太強烈了。就跟先前BB Kingdom有家長聲稱唔俾女兒嫁咩人一樣,以屋論人的社會分化現象,在香港已愈來愈盛行。Social segregation此風氣絕不可長,既製造社會不和諧外,亦扭曲下一代的價值觀。在表面的社區分層下,我也想大家想想:是誰鼓吹這類分化行為?其背後的動機與利益,又是什麼?

當有些人天生便因父幹苦幹而踏上A01的寶座,有些人的天生......卻只有一直A0的身份。看完這個表後,除了嘅嘆一聲”上天不公平”之外,我們還能做什麼呢? 但老套哋講句,健全的人生丶美滿的家庭等,並不一定是隨屋附送的。人一生中的成就,還是要靠個人爭取回來的,才真正令自己有存在感的。

大家對呢個表有咩睇法? 你又(自認)屬於邊一類? 不妨留言分享一下: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小妹的頹blog剛過四十萬hit rate,雖然絕不是什麼achievement,但也想感謝大家的支持。在資訊發達的年代,人家不一定要看你寫的東西的。所以每一個留言及點擊率,我都不會take it for granted

我家人的朋友,近日在YouTube開了一個頻道,內裏沒有任何原創影片,只是左抄右搬一些外國的流行影片,竟也有一萬七千個subscribers!(不是純粹按”like”啊!) 家人也笑稱咁樣開YouTube channel,真的比我死寫爛寫強多了。


看來我可考慮開個YouTube頻道,教人點寫頹blog,說不定會比呢個“原型blog”更受歡迎呢。

2019年2月21日 星期四

鹹魚翻身的優先股

近日市場回暖,除了股債,不少特別股的價格也收回失地。相信大家現時的portfolio,帳面已較上年底回升不少。

數月前我曾在blog中,刊出”S&P U.S. Preferred Stock Index”的加減成員清單。上年10月被“Drop”的優先股,共有9隻。這些優先股在1022日被正式移除時,都經歷大成交量與價格下挫。過了四個月後嘅今日,佢哋又有冇翻到身?


英語中有個詞彙叫“underdog”,意思為「被打敗的選手丶退居下風的人」。套在優先股上,個人愚見是:被加至”S&P U.S. Preferred Stock Index”的個股,派息與價格表現不一定有亮眼之處;反之,從”S&P U.S. Preferred Stock Index”被移除的個股,初期往往有反應過激的價格下跌,但本質不差且公司營運正常的話,股價在數個月後,便很大機會normalise番。市旺時雞犬皆升,我們與其付溢價買貴貨,倒不如看看有沒有一些潛在的”underdogs”。

除了CCI.PRA為面值過一千丶並非傳統的優先股外,其他8隻成員皆為25par value丶一年派四次息的typical preferred。以下為簡約的資料比較:

ARI.PRC:年息8厘,過往有定期派息,剛過2017年的call date,交易量為13.65K,市值176.57M。(股價由上年1022日的24.54元,升至現時約25.59元)


CORR.PRA:年息7.375厘,過往有定期派息,2020call date,交易量為9.29K,市值56.1M。(股價由上年1022日的24.2元,升至現時約24.93元)

SLG.PRI:年息6.5厘,過往有定期派息,剛過2017年的call date,交易量為4.54K,市值236.23M。(股價由上年1022日的24.8元,升至現時約25.68元)

UBP.PRH:年息6.25厘,過往有定期派息,2022call date,交易量為7.94K,市值不詳。(股價由上年1022日的22.9元,升至現時約25.2元)

UMH.PRC:年息6.75厘,過往有定期派息,2022call date,交易量為2.12K,市值144.21M。(股價由上年1022日的22.96元,升至現時約25.08元)

TWO.PRA:年息8.125厘,過往有定期派息,2027call date,交易量為4.24K,市值148.93M。(股價由上年1022日的25.7元,升至現時約25.9元)

CMRE.PRD:過往曾skip派息。(股價上年1022日為24.69元,現時約24.23元)

TOO.PRA:過往曾skip派息。(股價上年1022日為19.79元,現時約19.7元)

可見被”除牌”的優先股,並不代表其本質一定有問題。上述9隻優先股中,有7隻的價格(包括CCI.PRA),已回到被”除牌”前的水平。根據”S&P U.S. Preferred Stock Index Methodology”(https://us.spindices.com/documents/methodologies/methodology-sp-us-preferred-stock-index.pdf)的內容,”special cash distribution”,”insignificant volume shares called for conversion or automatically converted”等原因,也會是Index rebalancing時被篩走的原因。只要個股未曾延遲派息,不是OTOTC交易,現價非距par value太遠(eg. 20元樓下),將來翻身的機會仍是有的。

事實上,有些個股甚至是自願被”delist”的,例如申請脱離New York Stock ExchangeAmTrust baby bonds。轉至OTC交易時,它原先的產品甚至要改名(AFSS→AFFS; AFST→AFFT)。

如要搏呢類”underdog preferred stocks”,派息多寡丶是否免稅等,已說不上是率先考慮之列。更重要的是在「市場錯價」與「股值回歸」之間,抓到機會入貨。個人來說,”小賭怡情”地搏反彈的話,首選會是ARI.PRCTWO.PRA之類條件的産品。一到財息兼收的階段,便可考慮放走,而不用眷戀派息(畢竟有withholding tax)。

大家的portfolio中,試過有「鹹魚翻身」的產品嗎?不妨留言分享一下經歷:)



2019年2月6日 星期三

撰中伏工對財政的影響

我們在日常生活中,總會無可避免地「中伏」: 入咗一間「伏」餐廳丶去戲院睇咗套「伏」電影丶淘寶買中「伏」產品丶登入咗個「伏」博客(例如呢度)......但唔好彩轉咗份伏工,絕對是「伏中之最」。即使其後能全身而退,身心仍會有一定程度的創傷。

每逢農曆新年,都是跳槽旺季。但外表愈glamorous的工種,「敗絮其中」的機會便愈大。201811月刊的英國版Cosmopolitan雜誌,有篇名為“Fame, Fortune & Failure”的文章(作者為Kathleen Richards),就詳細介紹了一些呃投資者丶呃員工的混吉科網企業。


除了惡名遠播的Theranos外,歐美仍有不少“Tech Unicorns”(即增長迅速的start-ups),獲得的投資金額,遠高於其增長率或公司盈利。平均來說,“Tech Unicorns”的淨值被高估近50%

應徴這類公司的求職者,往往發現employment package是“too good to be true”。的而且確,科網巨企除給予員工優渥的薪水外,還有不少instagrammable的職場福利,例如:Netflix提供無限假期與家庭假日丶Google辦公室內設有醫療服務及診斷中心丶Airbnb提供旅遊津貼丶Facebook提供人壽保險計劃等......即使入唔到呢類big names,矽谷仍有上千過百的增長型公司,值得大家「搏一舖」。

於是,不知不覺,便中伏了。

以下是一些外國「伏」公司的例子:

1)位於倫敦的網上音樂公司“Crowdmix”,在成功發行一件產品前,已燒掉一千四百萬英鎊,並於2016年申請破產。有前員工表示:上班時發現只有數名同事有音樂相關的背景,即使公司長期沒有新産品發佈,大家的士氣仍算高昂,直到被拖糧兩個多月為止。

2)網購平台“Fab.com”,曾集資逾三億美元,高峰期估值為十億美元。正當員工覺得公司發展迅速時,上頭突然分批大量遣散職員,由原有700多人削至餘下三分之一。在2015年,公司以一千五百萬美元易手。

3)HR軟件公司“Zenefits”,估值曾高達四十五億美元。近年它被揭發無牌售賣健康保險,並向投資者宣揚誤導性訊息。遭到美國證監會控告後,公司需裁員45%,且至今仍欠交罰款約三百四十萬美元。

縱使科網企業中有不少壞蘋果,每年仍有大批青年人離開平穩的工作,以爭取擠身於下一個“FANNG”的機會。當然,這類tech firms的另一些陰暗面是較少人察覺的:如公司每逢裁員,率先向女士及少數族裔下手;在年終派對及頒獎典禮時,不會邀請合約或臨時員工......在公司亮眼的股價及前景佈飾下,這一切都被刻意掩蓋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雖說香港的科網企業文化,冇外國咁盛行。但只要不幸地返過破產/拖糧/欠債etc.的公司,而轉工面試時又俾HR知道的話,「嚴刑拷問」一番總是難免的。更甚者,有些新公司更會以你的「黑歷史」理由籍口,話你嗰底花咗少少,所以工資要“調整”一下。

當事人與伏工糾纏期間,每日都要問一下自己:今天裸辭好不好?還是請假去見其他工,待有offer後才遞信? 身心的煎熬,再加上前景不明朗下的「節衣縮食」生活,確實令人不是味兒。

大家以前中過咩”伏”? 今年會如何努力避免再中伏? 歡迎留言分享一下:)

最後謹祝大家豬年行大運丶身壯力健丶左右逢源丶日日賺多哋!!

2019年1月17日 星期四

新一年的選擇:Go Deeper, Not Wider

近日看了一篇極棒的網誌,是外國作者David Cain撰寫的文章”Why The Depth Year Was My Best Year: https://www.raptitude.com/2018/12/why-the-depth-year-was-my-best-year/

內容大意說我們新一年的立志,多是學些新興趣丶認識新朋友丶遊覧新地方等。但是,我們往往忽略了自己曾中途放棄的舊興趣,或缺乏經營的舊關係。我們覺得除舊立新,便代表人生更上了一層樓。但這樣的生活,有時只是go wider,已非go deeper

尤其在creative pursuits上,我們往往摸索到某個階段,便因工作忙丶沒時間等原因,而停止發展這項興趣。當舊興趣被擱置一段時期後,我們就逐漸遺忘了它。當新一年來臨,我們又突然醒起自己“太少興趣”,所以New Year Resolutions是學一大堆新的東西。

為何我們在建立新興趣時,一開頭會亢奮丶接着放慢丶然後無疾而終? David Cain的解釋是: 大家在發展興趣時,初期會經歷較急速的成長,所以我們樂於繼續摸索,以獲取成功感。但深造到某個位置時,我們便會感到再突破的難度。多花了時間及精力,但受到的挫折與失敗卻愈來愈大。在無力感壓迫下,我們傾向中途退出,甚至會遊說自己的potential就只去到這裏。

不論寫作丶畫畫丶運動丶音樂等,我們正因爲中途遇到的瓶頸位,而放棄追求進步,同時放棄追求一個能變得更優秀的自己。人的心理,會令自己盡量避免挫敗感。與其在創作上遭遇不快,那倒不如玩些輕鬆的“興趣”吧,例如煲劇丶滑手機丶刷Facebook。於是,我們在興趣追求上,由meaningful變為meaningless。不用付出努力的“興趣”,自然不會帶來失望。

單看Facebook上大眾分享的東西,便知道大眾喜歡的“興趣”是什麼:常常周遊列國,但只為了拍照,而非了解其文化;四處吃喝玩樂,但卻從不關心社會時事;一天內打十多廿次status,但一年內連一篇正式的文章都未寫過......社交媒體所鼓吹的,正是這種go wider丶而非go deeper的陋習。

2019年,我也為自己定立一些目標:戒Facebook丶少用手機丶看家中(下載了但未讀完)的書丶繼續在Duolingo自學西班牙語。但最想做的,便是重拾童年時畫漫畫的興趣。David Cain在文中提及:“Trying to draw something for the first time in a decade is terrifying. Showing people your work is even scarier. 雖然很具挑戰性,但這確是突破自己的好機會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Go deeper, not wider”的原則,也可應用在投資上面。我個人覺得在股票的選擇上,很多產品都是新不如舊。例如看到20191月份“S&P U.S. Preferred Stock Index”的新加入成員,也感不到具吸引力的優先股(全部派息率不高丶且無免稅):



老實說,我不需要自己的portfolio內有幾十隻個股。與其為分散而分散(go wider),我倒不如go deeper,專注於現有持股的發展及潛力。在收到紅利丶股息後,re-invest在同一隻產品上,總比盲目找一隻毫不熟悉的新股份好吧。就好像風兄所持的優先股,也是10隻以內。派息優厚且穩定的產品,可謂“貴精不貴多”。所以,我也沒再常常跟貼Seeking Alpha的新產品文章了。

2019年,你有一些想“go deeper”的目標嗎? 不妨留言和大家分享:)


2019年1月3日 星期四

2019年: 選美股還是港股?

2019年首兩個交易日,恆指便出師不利,從25800點跌至最低24900左右。我個人較少做年尾總結的原因,是因爲假期前後常有”假升現象”。12月31日結算的portfolio總值,往往幾天後便打個九折。當然,年度結算絕對有它的意義,只因我是懶人,才拖至一丶二月做而已。

過往的數個月,港股與美股多了背馳現象:道指在舊年10月創出歷史新高時,恆指就跌穿28000這個支持位;美股在11-12月反復急插,恆指卻迎來兩千點的小陽春。但2019的大市走勢,仍處於下降軌道,是不爭的事實。

老美三大指數,依家跌到無眼睇。個股方面,現時有81.53%的S&P公司,低於其200天平均移動線。 另外,只有17.22%的NYSE股份,是高於其200天SMA。美股是一個受market sentiments與momentum主導的市場。當大中小股板塊都反彈乏力的話,互相拖累的連鎖反應只會更大。

恒指現在的市盈率為10.81 (https://www.hsi.com.hk/static/uploads/contents/zh_hk/dl_centre/monthly/pe/hsi.xls) ,距離上次摸底靚位(2015年8月至2016年2月)的個位數,已不遠矣。睇住”跌得冇咁甘”的恒指,我們改為入港股丶棄美股,會否更穩陣?對不少香港散戶來說,低吸恒指藍籌是較有經驗的。反之,美國active stocks跌起上嚟,就真係唔係人咁品。

除了市盈率外,我們可參考另一個簡單指標:RSI。RSI升逾70,便屬超買水平;RSI處於50附近,市場情緒便屬中立;RSI跌穿30,便屬超賣水平。


觀乎近六個月內,每次RSI由高位跌至30(oversold),恆指期後多有數百至千多點的反彈。以短期炒作來說,RSI跌穿30可以是摸底的良機,但之後要快手散貨。2018下半年的大市環境黯淡,所以RSI從未升近70(overbought)的位置。在牛市環境下,我們可提醒自己在這個熱沸點下先行獲利。

老美經濟已踏入late cycle,在first quarter(甚至是整年)不明朗的環境下,我個人傾向採取“自動波”的消極做法:港股繼續以煤氣為主,每年六月除淨後再大手入貨;美股則繼續以優先股為主,即使短期內有機會賺息蝕價,但起碼冇active stocks咁驚嚇。

對逆市中不敢玩衍生工具的我來說,除了分配少量資金嘗試摸底(我心水仍是二萬三樓下),能做的真的不多。在熊市期間,我又睇少咗技術指標,所以多了閒暇做個頹廢青年。看看卡通動畫,又或讀下圖書雜誌,便過了一天。因此,如我稍後成為blog界的失蹤人口之一,請大家不要太見怪XD

2019年,你會選美股,還是港股? (又或其他産品?) 不妨留言分享一下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