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teractive Brokers開戶優惠

美股經歷二月的動盪市,近日再次V型反彈, 真是花少一點精力也會走漏眼。不論中港美股還是定息產品, 選擇一個穩定而可靠的交易平台,才是長線投資者的好幫手。 我由2015年開blog至今,一直選用Interactive Brokers這個平台,逐步設立多元化的增長與收息組合。 如你仍...

2020年10月31日 星期六

和畢業一年的舊生再聚有感

上年我寫過一篇跟今屆大學畢業生聊聊前程”(https://cherry1201.blogspot.com/2019/06/blog-post.html),事隔一年,我的舊學生仍在同一間外資銀行做risk man,但已經升職加薪了!真係恭喜哂^_^



為了事業發展,舊學生亦需積極考試備戰,他在來年一月會先考CFA Level I 。但原來因應疫情情況,當局已開設一年四次的網上考試。舊學生希望在未來數年考哂所有CFAFRM的試卷,但兩者其實梅花間竹報考亦可,最重要是計啱timeframe好過期。


舊學生本身有實習經驗,上年畢業前便獲得聘書。他自詡幸運,因暑假後就業環境便開始惡化。同屆(2019Math & Econ)較遲求職的同學,工作崗位的選擇真不算多。幸而,迄今所有人都已就業。有人選擇在金融/科網界發展,但也有不少人選擇學校/教育界的工種。例如由TA開始做起的,便寄望快些讀完PDGE轉為正式教師。


而今年(2020)同系畢業生的情況,就不可同日而語了。舊學生提及今屆的師弟/妺,有人仍待業中。他們過往數月申請的MT programs,除了遇上企業中途腰斬招聘,更有疑似「假MT」計劃的出現。以Sxxxxxxx Cxxxxxxxx的管理生招聘項目來說,今年無論是任何一個學系的申請者,都沒有收過第一輪的面試邀請。奇怪的現象,令大家不禁猜度公司出”pseudo jobs”的意圖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舊學生的學系算是理科。當年undergrad,內地生的人數已佔一半。取得學士學位後,NDS生基本上都是選擇往外深造。對數學有天賦有興趣的,多喜歡在歐美graduate schools讀上去,兩年以後再出來工作。


香港是一個重視「專業」的地方,除非你就讀的是100%的專科(例如:醫科丶法律),否則大多數人在畢業後,都需要在「攞牌考cert」與「半專業化」之間選擇。若想有較明確的career path與透明度高的salary scale,進修和考牌彷彿是不可或缺的步驟,除非你幸運地成為公務員,又或者屋企有衣缽繼承。以前我也羡慕高薪厚職的專業工種,但現在年長了,會覺得工作適合自己才是最重要的。如家中沒有財政重擔,那麼用多些金錢來換取快樂與自由,純粹是個人的選擇。今年一個肺炎,確實打擊了不少人(包括我)的固有價值觀。以現時的前景來看,只要身體健康丶工作穩定,再加上家庭經濟沒出問題,基本上已是立於不敗之地了。


大家身邊有剛畢業的朋友/後輩嗎?你又如何看待今年的青年就業市場?歡迎留言分享一下:)


P.S. 我的Facebook Page: “自由投資谷” (https://bit.ly/32ka7pE) ; 我的WhatsApp group 入谷方法: 可將今月$50-200的捐款收據,電郵至cherry.neverland@gmail.com

2020年10月12日 星期一

我們這一代是否叫”COVID Kids”?

隨著疫情愈來愈不明朗化,大家預期現時天天戴口罩丶不能外遊的生活,可能會持續數年。身為成年人,尚且要花精力適應這種新常態環境。更何況是小朋友?


二戰後出生的小孩叫Baby Boomers;八十後至零零年代出世的小孩叫Millennials...那麼在疫症期間成長的小朋友,是否要叫”COVID Kids”呢?


“COVID Kids”一詞出自英國財經博客”The Monevator”,其原文標題為”Daddy, what did you do in the great pandemic?”(https://monevator.com/weekend-reading-daddy-what-did-you-do-in-the-great-pandemic/)作者道出了英國家庭面對疫情的無奈與適應過程。今天的小孩,將來長大後,會否有一天反問父母:「你們當年在封鎖期間,怎麼只懂得每日打機上網?」


無所事事的生活,在長期待家時更為突兀。但作者亦認為:無論疫情如何發展,資本主義也不會消失。市民搬離大城市後,二三線地區的消費指數會隨之增加;大家少了往國外遊玩,但依然有其他消費渠道去犒賞自己,例如佈置家居與網上購物。更何況,疫情自開始至今,西方國家的家庭普遍提高了儲蓄率丶新婚夫婦比率亦上升。人們對家庭關係的重視,可能比以前更甚。


對疫情的發展,我個人的看法是不容樂觀。如果病毒是易搞的話,疫苗的開發便不會一波三折。更何況病毒懂隨時間演變,最大的可能性是毒性再減弱丶但傳播性增強。與宿主共存並繼續繁殖,是病毒求生的本能。但長時期的隔離活動與社交限制,對一眾心志發展未成熟的青少年與小孩來說,肯定減少鍛鍊情商與溝通能力的機會。


新經濟模式的崛起,也勢必逆轉新一代青年的消費模式。參考香港政府最新一季發佈的「按組成部分劃分的私人消費開支」(https://www.statistics.gov.hk/pub/D5240201C2020QQ02C.xlsx)我們可略知市場近況。本地消費開支欄目中,獲得最高增長率的是水電煤費用丶醫療及保險丶教育等。而跌幅最大的,則包括衣履及其他個人物品丶外來遊客在港消費丶其他非耐用品等。



既然去海外升學丶旅遊觀光的計劃受阻,那麼對一般本地中產家庭來說,最值得花錢(或炫耀)的事,便是staycation或子女教育了。不過總的來說,儘管金錢可花在車酒錶等物質享受上,但長期困在同一地方,始終會局限了一個人的視野與體驗(這對下一代尤甚)


然而,對大部份在職家庭來說,要取28日假期作來回旅行隔離之用,絕對是比旅費更奢侈的代價。如外遊期間在異地惹上病毒,就更加得不償失了。


疫症對我們的下一代又有何影響?大家不妨留言分享一下:)